栏目导航

本港台j2
豪雅一审告赢盈方中国拆解历时15个月的“CBA解约
发表时间:2019-09-10

  历时15个月,泰格豪雅告赢盈方中国,但这起“CBA赞助纠纷”案再度暴露出中国体育产业的早期混沌状态。在爆发式增长的同时,体育产业亟待加强规则意识和契约精神。

  2月15日上午,瑞士手表品牌泰格豪雅(TAGHeuer,以下简称豪雅)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历时一年多,泰格豪雅在与盈方的‘CBA赞助纠纷’一案中获得一审胜诉。”

  据懒熊体育获得的消息,2月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向豪雅送达一审判决书,对豪雅起诉盈方体育传媒(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方中国)违约案件一审判决如下:泰格豪雅与盈方中国关于CBA联赛赞助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协议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盈方中国单方面解除合同的行为构成违约,并且协议有效期内盈方中国在门票、宣传网站等宣传第三方腕表品牌的行为构成对排他性合作条款的违约,泰格豪雅有权向其主张损失。

  据懒熊体育了解,此次判决中,盈方中国需向泰格豪雅赔偿超百万元人民币。另一方面,豪雅方面必须向盈方支付已履行合同时间的赞助费,时长约为一个月,数值在数十万人民币。

  “法律让正义得以声张。”在反馈给懒熊体育的书面回复中,泰格豪雅大中华区总经理潘锦基(Leo Poon)这样表示。

  针对豪雅官微今天发布的消息,记者致电盈方中国方面了解情况,截止懒熊体育发稿时,对方尚未接通电话。

  事情要从2015年9月29日说起。当时,豪雅与盈方中国签下腕表品类排他性赞助协议,正式成为2015-16和2016-17两个赛季的CBA独家官方计时和官方腕表赞助商。盈方中国是CBA独家商业开发代理机构。

  2015年10月21日,豪雅在北京奥体中心篮球场召开发布会宣布了这一商业合作,并表示将为CBA设计一款特别版腕表。不过,篮协及盈方高层并未派代表出出席此次发布会。这似乎也为双方合作的破裂埋下了伏笔。

  同年11月9日,豪雅再度召开发布会,声称盈方中国单方面违约——盈方中国于2015年10月9日发出解约通知,并且在合同依然处于有效期(根据合同约定的三十天解约通知期,2015年11月10日之前为合同有效期)时,另一腕表品牌(天梭)的标识却已出现在部分球票和宣传资料上。

  豪雅表示,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在合作的第一个赛季结束之后,双方可以有三十天的期间协商来提前终止合同,但合同签署之后仅一周,一方就提出终止合同,背离了合同约定。因此,豪雅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起诉盈方中国违约。

  2015年11月13日,盈方中国通过新华社发表回应声明,声称“盈方解除泰格豪雅的合同,是基于双方合同中签约各方均有权提前三十天通知对方解除协议的相关条款所作出的决定,这是盈方的合法权利。”

  盈方中国还在这份声明中表示,“泰格豪雅第一时间已被告知解约,解约决定是盈方与泰格豪雅经过沟通后、泰格豪雅对外正式宣布成为CBA联赛赞助商身份前已经作出的。根据签订的CBA联赛赞助商合同条款,泰格豪雅在其作为CBA联赛赞助商的一个月合同期内,已经行使其一系列赞助商的权利。”

  关于双方解约原因,国内多家媒体报道称,盈方总部与另外一家手表品牌天梭签约,导致盈方中国不得不终止与泰格豪雅的合同。在2015年11月18日盈方的中英文新闻稿中,宣布天梭赞助CBA的公司实体是盈方体育传媒集团(盈方总部),而非盈方中国。这似乎也从侧面印证了国内媒体的报道。

  豪雅方面表示,自己与盈方中国签署的赞助合同具有唯一合法性——因为CBA的独家商务代理机构是盈方中国,而非盈方总部,后者并无代理权利。在签订合同时,盈方中国也保证其拥有充分的授权与豪雅签署排他性的CBA腕表类品牌合作协议,且与天梭的合作已终止。

  “中国体育产业之所以日趋成熟,关键在于一个与国际标准接轨的有诚信且良性竞争环境。”潘锦基对懒熊体育表示。

  盈方和天梭同样是输家。顶级篮球组织亦是天梭重点锁定的合作对象,国际篮联(FIBA)和NBA的赞助权都其囊中之物。天梭原本占据着CBA的领地,看到竞争对手“入侵”,自然不愿坐以待毙,但通过这种方式“收复失地”,有些胜之不武。

  盈方与天梭在CBA赞助上的合作始于2007年10月。2012年,天梭的赞助权随着盈方续约CBA一同留存。在盈方官网,天梭赞助CBA第一个周期(2007-2012)至今仍作为代表案例进行着展示。在项目总结中,盈方官方写到“天梭变为了中国最畅销的钟表品牌”。一个是广泛而长期合作的老伙伴,另一个是刚刚牵手的新客户,盈方更多照顾和维护前者的利益无可厚非,但前提是遵守合同约定、契约精神。

  盈方与CBA的商业开发代理合同将于今年到期。在这关键的年份,“解约门”的宣判对盈方的续约谈判,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豪雅虽然赢下了官司,却错过了赞助CBA的机会,打乱了其中国市场的布局。近两年,该品牌在体育营销方面投入巨资,先后赞助F1红牛车队、德甲、英超、美国足球大联盟、亚足联,以及C罗、NFL四分卫汤姆·布雷迪等顶级体育组织协会、球队或明星,在中国市场则相继联手林书豪、赞助中超。在其计划中,CBA是必须拿下的赞助标的,却因为这次闹剧而未能如愿。

  不过,朝阳区法院的判罚让豪雅赢得了公道,获得了补偿和鼓舞,同时也给他们在今后选择赞助标的提供了前车之鉴。

  “将来我们在认真挑选合作伙伴的同时,也会注重其商业代理格局。”潘锦基说。

  最近几年,在政策的指引和资本的助力下,中国体育产业迎来了久违的爆发,行业关注度不断提高。受到欧美发达地区经济增长放缓,包括腕表在内诸多品类的品牌都将中国市场视为新的增长引擎。在上述背景之下,围绕着赞助权在内中国顶级稀缺体育资源的争夺就变得越来越激烈。

  但热闹的背后仍然可见规则意识、契约精神的缺失,个别商业机构为利益不惜违约、打擦边球。2016年,多家网络平台未经授权盗播中超,遭乐视体育起诉;小米在新英体育不知情的情况下宣布拿下英超版权而惹怒版权方……

  当然,影响最大的,当属2015年亚冠决赛恒大集团突然将广州恒大队球衣胸前广告从东风日产换为恒大人寿。恒大集团旗下的恒大人寿品牌通过万众瞩目的亚冠决赛迅速进入消费者的视线,省去了大量的广告传播时间和投入。

  虽然恒大事后承认违约,但其已经获得的利益远远高于违约的成本。相比之下,东风日产则失去了最好的产品、品牌营销机会。

  “契约精神很重要,司法的保障是重要的强制执行力,但是在体育行业,时效利益往往更为重要。在重要比赛开始前,临时解约,如果寻求司法判决的话,往往等判下来,比赛就结束了,合同也没有履行的必要了。”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超电视转播权项目(即中超80亿项目)主办律师戎朝对懒熊体育表示。

  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恒大胸前广告门,还是CBA解约门,作为原赞助一方的东风日产和豪雅,似乎均无法保证在违约行为发生时自身应有的权益不受侵犯。

  对此,戎朝给出了建议。“在合同拟制过程中,必须确保条款里存在能够保障合同不受影响履行的人员配置、进入权限等‘硬性保障’,这些保障措施能够使履约方无需违约方协助仍然让履约方可以正常享受合同权利。特别是诸如‘赞助商’、‘品牌授权’等无形权利,不需要实物的交付,你完全可以直接使用。”

  “具体到泰格豪雅这类案子,如果比赛近在咫尺的话,别等开庭,先直接要求法院出具诉前禁令,保障自身的权利得到及时的行使。”戎朝说。

  此次CBA“解约门”的宣判,势必会给还处于发展初期的体育产业敲了一记警钟。体育本身一直是最讲究规则、契约精神的,中国体育产业也必须这样。在未来,野蛮、任性,无视合同甚至法律的行为,生存空间势必会受到进一步挤压。

  令人振奋的是,去年年底,美国乔丹与中国乔丹的四年商标拉锯战迎来了重要节点。今期马报开奖结果。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涉及汉字姓名“乔丹”的三件案件违反商标法规定。这意味着最高法院第一次认可了迈克尔·乔丹对于“乔丹”这两个中文字组合拥有姓名权。

  “我很欣慰地看到,在乔丹体育商标争议案的判决中,最高人民法院认可了我保护自己名字的权利。没有什么比保护自己的名字更加重要的了,今天的判决彰显了这一原则的重要性。”当时迈克尔·乔丹方面对懒熊体育这么表示。

  “越来越多关于体育产业内知识产权、合同履行方面的司法实例出来,能对整个产业的参与者起到指示、引领作用,让原来存在野蛮、江湖风气浓厚的行业得到改善。因为,一个产业只有可控、可预期、有法治保障,才会受到资本的青睐。”戎朝对懒熊体育分析道。

  在多个版权方将盗版、擦边球现象诉诸媒体后,网络上涉及盗播体育赛事的现象已明显收敛。

  “体育产业未来的路还很长,要想在越来越大的市场上混,必须讲规则,否则只会得小利而失去大市场。在中国公司史上,因为违约而导致上市搁浅的案例太多了。”戎朝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本港台j2现场报码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